尋找他鄉的蝶影

2021年4月27日

Photo description

30歲的陳嘉宏(Gary),自小愛閱讀動植物書籍,願望是可於現實世界中親眼見到那些被記錄在書籍上的動植物,念念不忘結果願望成真。

Gary中學時期放學後會去學校山後尋找昆蟲蝴蝶,上大學時遇上志同道合的朋友,閒時便四出到香港郊野地方觀蝶,有時更一星期去數天。Gary自言有一種「集郵」心態:「我特別鍾意蝴蝶,因為牠的形態和圖案無限多樣,全世界約18,000種蝴蝶,好似永遠看不完。」

後來Gary將他的賞蝶版圖伸延至內地和海外,由廣東到東南亞的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泰國和印尼,遠至秘魯,他人生中的每次外遊,幾乎也只為了蝴蝶。「每次出發前我會做足功課,研究當地的品種和生態環境,有時會找當地導遊帶路。每趟旅程也很累,因為那些雨林區通常較偏遠,所以經常都朝六晚五出行,把握時間尋找觀賞目標。」

難忘秘魯最美麗蝴蝶

Gary最難忘的尋蝶之旅,是在2017年和2019年,千里迢迢飛到秘魯亞馬遜雨林區一個觀鳥及觀蝶的熱門地點馬努(Manu)。在那裡,他遇到夢寐以求的帝皇虹灰蝶 (Arcas imperialis),因為牠長長的翅尾和身上閃綠色的鱗片,飛舞時翅膀呈粉藍色,被人稱為最美麗的灰蝶。

「與其說我尋蝶,倒不如說蝴蝶帶我飛出香港,了解不同地方的風土人情。地球生物真的很豐富、神奇,牠們拉闊了我的世界觀,學習尊重大自然。」

蝴蝶保育工作
 
帝皇虹灰蝶

兒時興趣成專業

原本修讀中藥的Gary,六年前開始在鳳園蝴蝶保育區從事自然保育的教育工作。近年他自我增值,修畢了環境管理理學碩士,將兒時的興趣一步步發展成專業。

「生態系統不似一幢樓,拆了隨時可以再起過,破壞了就很難回頭。現在蝴蝶對我來說是一個切入點,當我教育大家認識蝴蝶時,其實是要大家保育周圍的花草樹木和昆蟲動物,變相就是保育整個生態系統。這種保育意識,是需要長時間慢慢累積起來,尤其對小朋友來說,這更是一種生命教育,我認為很有意義。」

返回

立即訂閱

用 Messenger 接收更新

按下「訂閱」,即表示閣下同意接收於收集個人資料聲明內列明的推廣資訊。

訂閱《823頻道》的最新故事

×

© 領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,版權所有,不得轉載。

Linkedin Twitter 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Weibo QR code Wechat